top of page

文章

14

18

​作者

Silas

「真正的伊斯蘭」、「真實的伊斯蘭」、穆罕默德的伊斯蘭

Silashttps://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silas/contact.html)

何謂「真正的伊斯蘭」或「真實的伊斯蘭」?

每當另一起穆斯林大型恐怖事件發生之後,這類問題會再次浮現。確實,這個時代最關鍵的問題之一就在此。虔誠穆斯林已儼然成為今日世界上最為殘忍與帶來毀滅的力量。(敘利亞、伊拉克人民,以及數百萬的穆斯林、基督徒與雅兹迪教徒難民都會同意我這一席話。世界上其餘受到持續恐怖攻擊的民眾也是如此。)穆斯林為了執行大規模的恐怖行動,耗費許多年日進行計畫與做準備。一旦達成任務,就能造成數十、數百或甚至數千人的傷亡,不分男女老幼,其他穆斯林往往是他們主要的目標。對伊斯蘭持續處於無知或困惑的狀態,使人們無法採取具體步驟去解決根本問題,也因此為那些致力於使用暴力的穆斯林創造毀滅性的機會。世界上其餘的人一直對此感到奇怪:「恐怖份子所信奉的伊斯蘭是真正的伊斯蘭(real Islam)嗎?」

本篇短文主要是討論如何分辨何謂真正的伊斯蘭。「真正的伊斯蘭是什麼?」這個問題必須先回答,才能回答「恐怖份子所信仰的伊斯蘭是真的伊斯蘭嗎?」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分辨出真正的伊斯蘭。不幸地,有許多人,包括基督徒在內,他們主張「真正的伊斯蘭」是分辨不出來的。

 

分辨真正的伊斯蘭

分辨「真正的伊斯蘭」並不困難。這是簡單的神學而已,不是火箭科學。

「真正的伊斯蘭是什麼?」答案是:「真正的伊斯蘭是穆罕默德的伊斯蘭。」

為何說「真正的伊斯蘭是穆罕默德的伊斯蘭」,理由如下:

  1. 穆罕默德是史上最完美的一位穆斯林。有誰能辯稱還有其他穆斯林比穆罕默德更完美?

  2. 唯有穆罕默德親自口述過古蘭經。安拉揀選了他成為他的器皿,把信息傳給世人。他真的是安拉的特殊使者與獨特的先知。他代表安拉向世人傳遞訊息。

  3. 古蘭經命令穆斯林不止要順從穆罕默德,也要模仿他的生命榜樣,不論是在信仰或實際的行為上(古蘭經33:21)。

  4. 在「sahih hadith(可靠聖訓)」中,有99%與穆罕默德有關聯(這就是所謂的「isnaad」,傳載的過程)。而可靠聖訓就是伊斯蘭法律與神學的基礎。

  5. 穆罕默德曾經禁止後來的穆斯林改變其所信奉的伊斯蘭之道(bid’ah)。他曾經咒詛那些試圖更動與扭曲他所教導與信奉的伊斯蘭之道的「革新者」,說他們會下火獄。1, 2

以上這些論述顯示,任何人將穆罕默德所設立的伊斯蘭加以偏離都是不准許的,也不可能有人「基於個人詮釋」而捏造出屬於他自身的伊斯蘭。屬於個人詮釋的選項並不存在。任何一位伊斯蘭的教師與學習者都該明白,「真實的伊斯蘭就是穆罕默德的伊斯蘭。」

 

真正的伊斯蘭

該如何定義「穆罕默德的伊斯蘭?」

古蘭經中明文規定何謂穆罕默德的伊斯蘭,也在傳記資料與聖訓中進一步地闡釋,又藉著伊斯蘭的法律與神學書籍加以編纂成供人遵守的戒律。那些將傳記資料與聖訓編纂成冊的成年男人的人生,絕大多數都奉獻在穆罕默德與伊斯蘭的研究之上。當中有許多人生活在伊斯蘭地緣政治強權的全盛期,根本就不需要迎合西方觀眾的傾向、喜好與胃口。相反地,他們充滿自信又有能力地書寫著;完全照所流傳下來的去訴說。根本不需要護教。

雖然現存的古蘭經有諸多版本,彼此之間互相抵觸的多個「可靠」聖訓又存在成千上萬種版本,而在傳記資料裡面又有各種互相矛盾的故事,加上遜尼派四大伊斯蘭法律學派針對每一項原則也沒有一致的看法,我們仍舊可以充滿自信地畫出並且定義何謂「真正的伊斯蘭」。真正的伊斯蘭容許小差異的存在。那些小差異不是重點。事實上,(以禱告或者誦讀古蘭經為例),穆罕默德容許該信仰中有小幅差異,因此,真正的伊斯蘭也容許小幅差異。在穆罕默德的一生中,伊斯蘭的確存在差異,但這些差異都不大要緊,也沒有抵觸他的教導與命令。

針對穆罕默德的言行,古蘭經、聖訓與傳記資料提供了既混合又翔實的描述,幫助我們得以明白他言行的背景為何。我們行事不是處於真空狀態。這麼一來我們便能定義何謂真正的伊斯蘭。我們所面對的並非禪宗的「空」,也不用像福爾摩斯碰見神祕案件時的辦案方式來處理這個主題,我們並非毫無線索。我們手上擁有大量的資料;只需要多加研讀並且了解。研究這些文獻可以讓我們知道何謂穆罕默德的伊斯蘭。

 

穆罕默德的伊斯蘭

一個人的行為讓人認識此人,也定義此人。如果他所作所為與所言所教的一致,那麼我們可以在內心畫出一幅和諧的圖像,描述一個言行一致的人。當穆罕默德說出他想做的事,就會去做,他也會按照他期待其他人的表現的程度去做事。

在穆罕默德的「先知」生涯的前13年,他都住在麥加,當時既軟弱無助又遭受逼迫。假使當時他採取暴力手段,對手就擁有正當理由可以殺害他。因此,安拉當時告訴他不要使用暴力(古蘭經10:99)。而經過在麥加沈潛13年之後,他則為了保命逃往麥地那。然而,就在他逃往麥地那加入他的武裝跟隨者之前,安拉命令他使用暴力來擴大伊斯蘭的統治。

待在麥地那期間,他旋即使用暴力,並且殺的人也越來越多。穆罕默德的權力大增,而他也非常喜歡這樣。隨著時間過去,攻擊非穆斯林的規模與強度也越來越強大。

穆罕默德身為卓越的穆斯林,他做過許多事情,不止好事,也有壞事。他經常禱告,在貧困中他分享自己擁有的食物,在困境中他分享自己的財物。他與跟隨者並肩工作。我相信他愛自己的跟隨者,我也知道他們都愛戴他。他們不止樂意為他犧牲性命;也樂意為他去殺人;這麼做,會得到穆罕默德的讚許。

真正的伊斯蘭,穆罕默德的伊斯蘭,照道理必須行善。這是值得讚許的。然而,真正的伊斯蘭也必須壓迫他人、採取激進且暴力的行徑。這部分既黑暗又邪惡,實屬惡者撒旦所為。當然其中仍有良善,但是我們所專注探討的是真正的伊斯蘭中負面、邪惡與暴力的事實。

在網路上不難找到關於穆罕默德採取的壓迫與暴力手段。他進行販奴、他容許自己的手下強暴被俘虜的女奴隸、他掠奪並且侵吞他人財物,他虐待、暗殺且屠戮自己的對手。你可以閱讀下列幾處網站與文章,其中提及穆罕默德在伊斯蘭當中的惡行與暴力:

更棒的是,你該好好親自閱讀聖訓與傳記資料!在上述網站與文章中,所有敘述穆罕默德的惡行的記載都出自聖訓與傳記資料。為了得到金錢凌虐他人?是的。強暴女奴隸?是的。勒索、強盜、謀殺與屠殺?是的。與孩童發生性關係?是的。上述惡行都出自古蘭經、聖訓與傳記資料的記載,但是聖訓與傳記資料則清楚描述背景細節。

耶穌曾教導說,盜賊來,無非是要殺害、偷竊與毀壞;穆罕默德既殺害、偷竊也毀壞。撒但下令要人敬拜牠;穆罕默德則下令所有人都要敬拜他的安拉,並且承認他是先知,不這麼做的人都要面臨死刑3。直到他去世那日之前,穆罕默德從未停止使用武力擴大自己的權力,並且繼續毀滅那些拒絕承認他是先知的人。那就是當時的真正的伊斯蘭的具體呈現,也是今日真正的伊斯蘭的具體呈現。

請謹記這個歷史事實:在穆罕默德死後,今日伊斯蘭世界中伊斯蘭的模式便一再地重複發生。就在穆罕默德死後隔天起,早期穆斯林便啟動了第一次的內部權力鬥爭。而當哈里發確認地位之後(阿布.巴克爾,Abu Bakr),接著他便開始使用權力去攻擊與殺害那些想要離開伊斯蘭的人(弭平叛變之戰)。今日,在整個穆斯林世界當中,類似的內部權力鬥爭持續進行。他們往往使用暴力達成目的。一旦達成目的之後,眾穆斯林們則開始向外(其他非穆斯林人士)轉移注意力。伊斯蘭是一個講求權力的宗教,所謂的權力就是一個穆斯林男子去掌控其他穆斯林、穆斯林丈夫去掌控妻子,以及穆斯林去掌控其他非穆斯林。

穆罕默德的教導乃是要其跟隨者要相信他就是先知,順服他並且認同他替安拉對人類發聲。因此,「真正的伊斯蘭」便是相信穆罕默德所信的,順從穆罕默德,認同他替安拉對人類發聲,並且去做穆罕默德所做以及所命令的事情。這一切都記載在古蘭經、聖訓與傳記資料中。

 

「真正的伊斯蘭無從定義」背後的論點

今日有許多人爭論道(包括穆斯林或非穆斯林),「真正的伊斯蘭」是無從定義的。有一次我聽到一位著名的基督徒講師(而他從未閱讀過傳記資料!)評論表示,伊斯蘭在乎你自己怎麼詮釋。他當時提及古蘭經當中針對和平與暴力時互有矛盾的段落。他主張真正的伊斯蘭是由詮釋者來決定的。

 

有位穆斯林作家很清楚地提出這個解釋:

「嚴格說來,宣稱伊斯蘭是和平的宗教與宣稱它是暴力的宗教都一樣地不準確。信奉任何信仰而衍生的行為都奠定在其經書與傳統之上,而詮釋它們的方式有很多。隨著歷史的演進,這些日漸增加的詮釋則幾乎可說是會讓一個獨一正統的存在成為不可能。」4

光是關於這個爭論就衍生出許多主題,但這就是他們的根基。上面所提那位穆斯林作家當然是誇大其詞,而他採取的則是循環論證的方式。他這麼做是容許皮威‧赫爾曼(譯註:Pee Wee Herman,美國電影中的虛構人物)的「詮釋」跟自己的詮釋一樣正確。幸運的是,那些醫生和技師們沒有像他這麼頭腦簡單。

他的論點裡存在兩個本質上的謬誤。其一,任何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愛好與口味,用多種方式,在任何時空去詮釋任何事物。

在我所寫的 真正的伊斯蘭、暴力與席拉.穆沙吉(https://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silas/sheila_musaji.html)一文中,該問題我已加以解釋。該主張宣稱,關於伊斯蘭存在各式各樣、甚至意見相左的詮釋。不同穆斯林的生活方式是根據個人的詮釋去進行。如此說來,今日便存在著穆斯林同性戀、喝酒的穆斯林以及講究宗教融合的穆斯林。

這番論述把具備大量文獻記載、有廣泛基礎確定,以及具備強大信仰歷史的伊斯蘭變成類似小孩的玩具粘土一般。照這種說法,任何一個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把伊斯蘭塞進符合自己被激發的想像的模子裡去。今天也許他還是個基本教義派信徒,但到了明天,他卻把粘土重新壓平捏造,又創造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伊斯蘭,好比那個把印度教的訖哩什那神(Krishna)也當成神的信徒。這種主張將允許一位同性戀的摩門教徒,他相信多神,相信耶穌是神的兒子,也相信穆罕默德之後出現的先知,他吃豬肉又喝酒,他自稱是穆斯林,因為他也相信穆罕默德是先知。他只不過替伊斯蘭的神聖經書做了不同詮釋罷了。那些提出上述「個人詮釋」論述的人,便不得不接受他是合法的穆斯林。好比穆沙吉女士。

第二個謬誤則是,「個人詮釋」容許伊斯蘭做「創新」(bid’ah)。該論述的標準詞彙是這麼描述的:「現代學者表示,伊斯蘭神學容許伊斯蘭可以重新被詮釋。」「創新」是穆罕默德從未想的事,相反地他還加以反對且詛咒,而這件事卻真實的發生了。(參此文(https://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silas/ed_husain.html)下列若干文獻讓我們看到穆罕默德曾經清楚地抗拒創新:

並且(知道)這是我的道路,因此忠心信士理當走上此途,不能去走(其他)道路,因為那些路只會帶著你遠離祂的道路;祂早已如此囑咐你,好叫你對抗(邪惡)。5

阿布.哈辛姆(Abu Hazim)從撒爾賓薩德(Sahl bin Sa'd)聽到的敘述:

「…有些我認得的人會來找我,他們也會認得我,但是我與他們之間卻有著阻隔。」阿布.哈辛姆繼續表示:當An-Nu'man bin Abi 'Aiyash聽到我這麼說的時候,他表示。「你有聽見撒爾說過這句話嗎?」我說:「有啊。」他說:「我敢出面作證說我聽見阿布說Al-Khudri也說過一樣的話,又繼續說我們的先知穆罕默德說過『我會這麼說:他們(亦即我的跟隨者們)屬於我。將有人這麼說:『你們不知道在你離去之後,他們對宗教做的創新。』我將會這麼說:『那些在我離開之後更改(他們信仰)的人們,絕對、必將、必不致得著(憐憫)。』6

該論述中有一層關鍵或因子,聚焦在伊斯蘭使用暴力一事上,這方面需要處理。該論述聽起來像是這個意思:「只有在防衛與建立自身社群之時,伊斯蘭的暴力才需要派上用場。時至今日,它不再被需要了。」這個論述有個問題,穆罕默德要他的群體征服全世界,如果有必要的話就透過武力:

接著安拉的使者從塔布克(Tabuk)回來,他沒有遭遇甚麼…。穆斯林開始販售武器,他們說聖戰已經結束了。這個(報告)被安拉的使者聽見了,他制止了他們,並且對他們說:跟隨我的黨人必將持續為真理戰鬥,直到敵基督出現之時。7

穆罕默德希望自己的跟隨者繼續進行暴力聖戰,直到末日為止。那一種聖戰正如他自己實施的聖戰,也是他的跟隨者在他死後實施的那種聖戰:殺害非信徒,除非他們接受伊斯蘭。他們的口頭禪(mantra)就是「接受伊斯蘭,你便能得到安全。」

穆罕默德早已預見他的跟隨者們會從安拉的命令中偏離轉向。他也事先看到那些人會想停止戰爭,使得他的異象、目標以及指令不能實現。所以他才會咒詛創新者,也因此他命令跟隨者持續進行暴力的聖戰。他希望他的伊斯蘭,亦即真正的伊斯蘭,在他所屬群體的生活中永遠被執行。

 

結論

真正的伊斯蘭就是穆罕默德的伊斯蘭。我們將穆罕默德的伊斯蘭定義為他的言行。在伊斯蘭的起始資料古蘭經、聖訓與傳記資料中,都記載了他的言行。它們是由在歷史上形成的伊斯蘭的神學與法律學派所編纂的。即便有些微差異,但是差別都不大。

從上述伊斯蘭的經書中我們得知:

真正的伊斯蘭下令要執行聖戰。

真正的伊斯蘭實施奴隸制度。

真正的伊斯蘭殺害那些反抗者。

真正的伊斯蘭殺掉或者迫害那些拒絕穆罕默德與伊斯蘭的安拉的人。

真正的伊斯蘭把婦女歸類為次等人類。

這些事毫無奧秘可言。且無強烈的反證推翻它。真正的伊斯蘭就是穆罕默德的伊斯蘭,因此,它既包括良好的也包括不好的戒律。我們專注在壞的戒律上,因為真正的伊斯蘭至終對人類血脈而言是種毒藥。

我們急需正確的去分辨以及了解真正的伊斯蘭,也要承認恐怖分子所信仰的伊斯蘭就是真實的伊斯蘭。否則的話,針對伊斯蘭恐怖主義,我們將永遠無法形塑可行的策略或加以回應。只要我們把它/它們視為失常而不是真實的伊斯蘭時,我們便無法正視問題的根源,而且花費在這個問題上的數百萬美元(包括那些士兵與平民百姓的性命)都只會付諸流水。如果醫生誤診,他提供的治療最好的狀況就只能緩和病情,該疾病仍舊會捲土重來。今日,那麼多的政客與權威者(專家)在處理恐怖主義一事上確實都只像巫醫一般。真實的伊斯蘭對任何不屬於伊斯蘭的事物以及非穆斯林人士掀起戰爭。當一個人無法看清楚自己的敵人時,沒有人可以贏得戰爭。

因此,我要在結論中指出,一般的穆斯林並非我們的仇敵。他們是這種暴力意識形態的第一群受害者。我們不呼籲去攻擊或者壓迫穆斯林,而是要呼籲各方對問題做出正確的辨識,然後努力的策劃出恰當的方法以解決問題,而不是採取反穆斯林的偏執,也不是去仇視穆斯林(請參我寫的伊斯蘭恐懼症(https://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silas/islamophobia.html)文章),而是堅定地反對真正的伊斯蘭的破壞性教導。

(附註:順道一提,「恐怖分子的伊斯蘭是不是真正的伊斯蘭」這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是「是的」。請參考我所寫的「伊斯蘭國也是伊斯蘭嗎?(https://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silas/isis1.html)」同一系列三篇文章。)

附註

1 Muslim, Abu’l-Husain, “Sahih Muslim”, International Islamic Publishing House, Riyadh, Saudi Arabia, 1971, translated by A. Siddiqi, number 3601

2 Bukhari, Muhammad, “Sahih Bukhari”, Kitab Bhavan, New Delhi, India, 1987, translated by M. Khan, volume 8, number 747

3 ibid, volume 1, #387

4 Ali Ahmed Minai, A Time for Renewal (http://theamericanmuslim.org/tam.php/features/articles/a_time_for_renewal/)

5 Shakir 6:153

6 Sahih Bukhari, volume 8, #585

7 Ibn Sa'd, "Kitab al-Tabaqat al-Kabir," translated by S. Haq, Pakistan Historical Society, Vol. 2, page 206

這篇文章翻譯自Silas的在線文章「Real Islam, true Islam, Muhammad’s Islam」

https://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silas/real_islam.htm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