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160

55

​作者

Raymond Ibrahim

為了伊斯蘭的天堂妓女「殺敵致果或殺身成仁」

謹此提醒,聖戰背後穆斯林的心態和的動機是多方面的和多層面的。

2020年8月6日

雷蒙德•易卜拉欣(Raymond Ibrahim)https://www.frontpagemag.com/author/raymond-ibrahim)



雷蒙德•易卜拉欣是大衛•霍洛維茨自由中心(David Horowitz Freedom Center)的希爾曼研究員(Shillman Fellow)

根據PMW網站在2020年7月22日的一篇文章(https://palwatch.org/page/18113):

自從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Palestinian Authority)在2000年開始其恐怖活動—二次起義(the second Intifada)—以來,它一直向恐怖分子殉教者允諾,作為穆斯林,他們將在樂園(天堂)得到72個黑眼睛童貞女(Dark-Eyed Virgins)作為獎賞。這些承諾出現在宗教課程、政治人物的聲明、詩歌和音樂視頻中,而葬禮的通告則用「婚禮」的措辭來宣佈。

作為最近的一個例子,文章引用了一個巴勒斯坦音樂視頻,「提醒觀看者,作為一個『殉教者』死亡,實際上是與樂園裡72位童貞女舉行『婚禮』。」另有一段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qmkw-l46so&feature=emb_logo)顯示,一名巴勒斯坦教士在給年幼的孩子們進行洗腦,給他們灌輸著「殉道」以及隨後「與樂園裡的黑眼睛童貞女結婚」的幻想—即使這些孩子們似乎對他的話似懂非懂,也尖聲大喊著「真主更大(Allahu Akbar)」!

這些「樂園裡的黑眼睛童貞女」是誰呢?用另一個巴勒斯坦人物的措辭來說,這些童貞女對殉教者「心之嚮往」(https://palwatch.org/page/14995),用古蘭經的話說,就是那些「殺敵致果或殺身成仁」(slay and are slain)(古蘭經9:111)的穆斯林。

關於這種實體,所用的特有的阿拉伯術語是hour al-‘ayn,通常在英文中通過音譯的方式被直譯為houri(s)【發音為who-ree】(天堂美女)。她們是超自然的、天仙般的女人—古蘭經上說(56:22,78:33),她們有「大眼睛」和「大胸」—真主特意創造她們,專門為了在性的方面永久地無盡期地滿足他所至愛者的需要。(英語單詞「whore」(娼妓)是否與阿拉伯語houri(天堂美女)(who-ree)有詞源上的聯繫,似乎是一個爭論未決的問題,因為它們似乎有相同的功能。)

正統的聖訓之一—一份被歸因於穆罕默德的一份陳述,同時也是被主流伊斯蘭承認為真實的陳述—常常頻繁地被所有聖戰組織引述,其中穆罕默德說道:

殉教者【沙希德(Shahid),一個為伊斯蘭戰鬥至死的人】對真主來說是特別的。從(他流出)第一滴血開始,就被寬恕了。他看到了他在樂園的寶座…他會與七十二個樂園美女(houris)交配。【另見:古蘭經44:54,52:20,55:72,56:22】

雖然天堂美女也許會讓西方人聯想到衣著暴露的精靈般的迷人美女的形象,以及或者《一千零一夜》(Arabian Nights)中其他瘋狂的傳說故事—並由此被誤認為是「童話故事」而已,沒有能力激發任何人做什麼事情—然而事實卻是,對這些長生不朽的妻妾的渴望一直驅使著穆斯林男子實施自殺式的恐怖襲擊,無論在過去和現在,這些都被記錄在穆斯林和西方的歷史資料中。

「至於對宗教的激情和對聖戰的狂熱,」歷史學家馬呂斯•卡納德(Marius Canard)寫道,「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情緒觸動了無數穆斯林…有無數的記錄描述了戰鬥者懷著喜悅的心情奔向死亡,看到天空中的天堂美女的異象,她們在召喚他們,向他們發出示意。」

事實上,天堂美女被描繪成在聖戰的戰場上總是存在的,吸引和召喚將要成為她們愛人的聖戰者通過發起瘋狂的「殉教」行為來奔向她們的懷抱。這從西方與伊斯蘭的第一次重大軍事交鋒、具有決定性意義的葉爾穆克之戰(Battle of Yarmuk)(https://www.raymondibrahim.com/2018/08/20/battle-yarmuk-historys-consequential-muslimwestern-clash/)(636年)中就可以明顯看出。那時一名穆斯林碰到同夥,「被打倒在地,我看著他把手指舉向天空。我知道他在欣喜慶祝,因為他看見了天堂美女。」另一位阿拉伯首領告訴他的手下,即使對『基督徒狗』的無腦攻擊等同於「沖向天堂美女的懷抱!」

「穆斯林傳道者並未停止鼓勵(葉爾穆克戰場上的)戰士們:你們要預備好迎接有著又大又黑眼睛的天堂美女的到來。」一位中世紀的波斯歷史學家解釋道。「可以肯定的是,沒有哪一天比葉爾穆克戰役那天見證了更多倒下的人頭」。

將近一千年後,在1453年君士坦丁堡大劫難的前夜,奧斯曼土耳其人還利用天堂美女的幻想點燃士兵們的戰鬥精神。遊逛的「托缽僧進入帳篷拜訪,逐步給人們灌輸殉教的願望,以及保證在樂園的河流和花園裡,在黑眼睛童貞女【天堂美女】的擁抱中度過不朽青春。」在1526年關鍵的莫哈赤(Mohacs)戰役中,七萬名穆斯林侵略者—被描述成「聖戰和殉教」的熱衷信徒,渴望與「天堂美女」共度「一個永遠幸福的生活」—擊敗了當時極為強大的匈牙利王國,用頭顱建起一個巨大的金字塔,並帶著十萬名奴隸返回君士坦丁堡。

從一開始,西方觀察家就已經印證了天堂美女魅惑呼喚的催眠吸引的效果。馬可波羅(卒於1324年)解釋了,為什麼阿薩辛派(Hashashin)(由此才有了英文單詞「assassin」【刺客】)或者尼查里派(Nizari)在暗殺了他們的目標之後,伊斯瑪儀派(Ismailis),一個什葉派的宗派,不會逃離現場,而是等待被他們受害者的衛兵和手下砍倒在地:他們渴望進入「天堂,每一種感官的滿足都能夠在那裡被找到,簇擁在美麗迷人的居於山林水澤的仙女【天堂美女】之中。」

公元第八世紀,在一次哈里發奧馬爾二世(Caliph Omar II)和皇帝利奧三世(Emperor Leo III)之間的「跨信仰對話」中,利奧三世寫道:「我們【基督徒】並不指望在(天堂)那裡與永遠保持童貞的女人有什麼來往,」因為「我們不相信這種由極端無知和異教信仰引出的愚蠢傳說。」但是「你們這些人,在肉體惡習面前退讓放棄,從來都不知道限制肉欲,喜歡享受任何愉悅,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你們看來,天域國度毫無用處,除非裡面充滿了女人」以供你們性的需要,這就有了天堂美女的引用。

如果穆斯林,尤其是薩拉菲派(Salafi,原教旨主義)教徒—幾乎所有的聖戰分子都是薩拉菲派教徒—崇拜並試圖效仿早期伊斯蘭的世界,在關於巴勒斯坦灌輸、洗腦的開頭的那些奇聞軼事之外,天堂美女的概念仍然在施展魔法,這一點也不令人驚訝。

例如,在實施襲擊之後可以在樂園中得到童貞女的迎接,這樣的想法激發了一位來自北倫敦的穆斯林男子納依姆•拉赫曼(Naa’imur Rahman)(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962037/ISIS-fanatic-GUILTY-suicide-bomb-plot-Downing-Street.html),他「被判定有罪,因為密謀炸毀唐寧街(Downing Street)出入口和暗殺特雷莎•梅(Theresa May)…法庭已經審理。」在與一名便衣員警的討論中,拉赫曼說十分熱切想「把她(梅)的頭取下來,是的。」

當我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我想去天堂(jannah)。我不想再回來了。我想讓他們殺了我,但我只想在被殺之前做好我的事…【我一直】想了很多關於天堂美女(hur al ayn)的事情…真主若願意(Insha Allah),我很快就會見到她們。

在2016年年末的摩蘇爾戰役之前,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的「哈里發」阿布•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說(https://alhudood.net/7523/%D8%A7%D9%84%D8%A8%D8%BA%D8%AF%D8%A7%D8%AF%D9%8A-%D9%8A%D8%B9%D8%B1%D8%B6-%D8%A3%D8%B1%D8%A8%D8%B9-%D8%AD%D9%88%D8%B1%D9%8A%D8%A7%D8%AA-%D8%A5%D8%B6%D8%A7%D9%81%D9%8A%D8%A9-%D9%81%D9%8A-%D8%A7%D9%84):

所有【為戰而死的】人,無一例外,都將以殉教者的身份進入天堂。而且,你在進入樂園的時候將比其他殉教者多出四個天堂美女。因為正如你現在站在我身邊,她們也會站在你身邊—或在你之下,或在你之上—這樣使你忘卻在這場戰爭中可能發生在你身上的暴力、死亡和墮落。

所有這一切都在提醒我們,聖戰背後穆斯林的心態和的動機是多方面的和多層面的—甚至包括那些完全不相信真主和來世(https://raymondibrahim.com/2016/11/02/psycho-pseudo-jihad/)的人。遺憾的是,在西方似乎很少有人明白這一點。因此,一名潛入伊斯蘭國並與之接觸過的法國記者報導說(http://www.middleeasteye.net/news/soldiers-allah-france-cell-685416206),「我(在這裡)從未見過任何伊斯蘭。沒有任何改善世界的意願,」只有「自我毀滅」的男人期待著成為「殉教者」,正如他們向他解釋的那樣,在他們的「樂園之路」那裡,「女人【天堂美女】在等待我們」。

除非到西方世俗思想停止將他們自己的唯物主義範式投射到聖戰分子的身上、並開始以伊斯蘭自己的方式理解伊斯蘭的範式和動機的時候,否則西方將繼續忽視有關戰爭的最古老和最簡單的建議:「知己知彼【了解你的敵人】」。

上面敘事中的歷史印證是來自和取材於作者的書,《劍與彎刀:伊斯蘭與西方14個世紀的戰爭》(Sword and Scimitar: Fourteen Centuries of War between Islam and the West)(https://www.amazon.com/gp/product/0306825554/ref=as_li_tl?ie=UTF8&camp=1789&creative=9325&creativeASIN=0306825554&linkCode=as2&tag=raymondibrahi-20&linkId=0f925201768b161ae319879bb3fdf1d7)。

這篇文章翻譯自Raymond Ibrahim的在線文章「'Slaying and Being Slain' for Islam’s Heavenly Whores」

https://www.frontpagemag.com/fpm/2020/08/slaying-and-being-slain-islams-heavenly-whores-raymond-ibrahim/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