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529

2

​作者

Albert Mohler

為何穆斯林世界如此抵制福音?

阿爾伯特· 穆勒(Albert Mohler)

美國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



2018年2月19日

這個世界的未來形態似乎將是基督教、伊斯蘭與西方世俗主義之間的一場世界觀之戰。對於基督徒來說,這兩種世界觀都意味著對福音傳教的真正而又持久的挑戰。兩種都不是什麼新的挑戰,且基督教與伊斯蘭之間的碰撞已經持續了千餘年之久。

在大多數美國福音派基督徒還對伊斯蘭知之甚少的三十多年前,三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宣教學家J. Herbert Kane就列出了向穆斯林世界傳教如此困難的六點原因。他對於「為何穆斯林這片土地如此貧瘠」這個問題的解釋在如今仍然有價值,很有啟發性。1.

1.伊斯蘭比基督教誕生時間晚

借鑒了猶太教與基督教的伊斯蘭「包含的基督教義剛好足夠讓它抵制正統基督教」。正如摩門教一樣,穆斯林聲稱得到了糾正並取代聖經的後來的啟示。這給將福音論據建立在聖經啟示上的基督教提出了一個真正的挑戰。

2.伊斯蘭不承認基督的神性與基督的死

伊斯蘭不僅否認基督的神性,它還憎惡這一說法。「如果一個宣教士提到基督的神性,狂熱穆斯林可能會向他的影子吐口水,以表示自己對這種褻瀆神的建議的極度蔑視。」此外,古蘭經還否認基督真的死在了十字架上並以此代替我們贖罪。「似乎這兩大障礙無法避免,」Kane歎息道,「基督教宣教士能在基督教與伊斯蘭中找到很多相似之處,而且他肯定會想要充分利用這些相似之處;但是他遲早一定會涉及到福音的中心主題-十字架。在這裡他就會碰壁。他可以去掉很多冒犯性的東西,但是他永遠無法避免十字架之冒犯。這以及基督的神性是無法消除的障礙。」

3.伊斯蘭對叛教者的處理

「所有宗教,包括其中最寬容的印度教,都對改變自己信仰的信徒施以冷眼,」Kane說道,「但是只有伊斯蘭提出了對叛教的法律(the Law of Apostasy),該法律允許社群處死叛離信仰的信徒。」

對於伊斯蘭來說,「皈依是一條單行道」。就算在沒有真正的死亡威脅的情況下,失去與社群和家庭的聯繫也是巨大的代價。

4.穆斯林社會的團結

穆斯林社會是團結的一體,其整體的生活方式是宗教、政治、經濟和個人生活全部都遵從於伊斯蘭。就是在穆斯林占少數的地方,比如西方國家,他們也往往聚居於特定的地區或社區,以大體上保持這種團結。

在這種安排下,基督徒的努力傳教遭遇一致的抵抗,背棄伊斯蘭會被看作是不愛國的行為,相當於拋棄自己的國家與人民。

5.公開踐行信仰

一個虔誠的穆斯林以公開形式祈禱和遵守教規來表明他對信仰的忠貞,這一事實往往被很多基督徒忽略。一個改信的教徒停止遵守教規,會立刻引人注目。公開祈禱和踐行宗教儀式的這一系統表示著對伊斯蘭的強力支持和對改信其他任何一種宗教的強力威懾。

6. 對十字軍東征的記憶

正如Kan的解釋,「十字軍東征於西方基督徒是一場惡夢,我們對此記憶模糊;但對於阿拉伯民族而言,那是基督徒仇恨伊斯蘭最有力的證據。」基督徒為這一段漫長且極其痛苦的穆斯林回憶背負責任。即便暴行在兩邊都不罕見,但只有基督徒犯下的才是與基督教核心教導相悖的。

在很多穆斯林的印象中,十字軍東征仿佛是活生生的記憶。對於伊斯蘭世界裡的大多數人而言,基督徒現在還是十字軍,傳福音只不過是十字軍東征的另一種延續。

Kane教授對這些障礙的突破不盡有趣和有用,而且提醒著我們這些問題存在已久。與此同時,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攔阻,基督徒都必須傳福音。

基督徒必須謹記,聖靈能夠突破最厚的攔阻之牆,神的道正如祂所示,像鑿開石頭的錘。Kane博士的論證幫助我們明白所面對的挑戰,但這並不意味停止傳福音。相反,他督促教會更清楚地知道我們要完成基督的大使命。

注:

阿爾伯特·穆勒(Albert Mohlerhttps://www.livingwaters.com/author/al-mohler/)

 

阿爾伯特·穆勒博士擔任美國南浸信會神學院 (The 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www.sbts.edu/)院長-該校為美國南浸信會的旗艦院校,全球最大的神學院之一。他著有九本書以及數千篇題材廣泛的文章。

這篇文章翻譯自Albert Mohler的在線文章「Why is the Muslim world so resistant to the Gospel?」

https://www.livingwaters.com/muslim-world-resistant-gospe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