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911

1

​作者

Steve Law

非利士人的DNA研究支持聖經

史蒂夫•勞(Steve Law)

2019年7月20日



概要:一項對古代亞實基倫(Ashkelon)遺址出土的骨骼的DNA的研究表明,正如聖經所言,有一波早期的鐵器時代的非利士人來自克里特(Crete)島。然而,這些發現的新聞未能在大多數媒體上指出這一顯著關聯。這些結果也有助於在關於聖經年代表的討論中傳達不同的看法。

「耶和華說,以色列人哪,我豈不看你們如古實人嗎?我豈不是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領非利士人出迦斐托,領亞蘭人出吉珥嗎?」

—阿摩司書9:7

 

亞實基倫墓穴出土的新結果與聖經對非利士人起源的主張相匹配

一項重要的對古城亞實基倫的非利士人的DNA的新研究指出了聖經時代一群大量湧入的新移民的起源地。結果表明,在青銅時代和鐵器時代之間的過渡時期,一波非利士人很可能來自克里特島,這與聖經中的主張相符。

然而,關於這項研究的新聞報導顯示,許多新聞媒體都存在一種普遍的偏見,不強調這項重要的聖經關聯。這項研究的結果也闡明了將聖經事件與古代世界的考古時期聯繫起來的一些不同選項。

 

去往非利士人的城市亞實基倫的考察隊

聖經中的非利士人在以色列的大部分歷史中都是以色列的主要敵人。他們位於地中海沿岸附近,有五個主要城市—港口城市亞實基倫(Ashkelon),迦薩(Gaza)(加沙),亞實突(Ashdod)(阿什杜德),以及內陸城市以革倫(Ekron)和迦特(Gath),這是巨人歌利亞(Goliath)的故鄉,曾與年輕的大衛打仗(https://patternsofevidence.com/2018/10/26/david-battles-goliath/)。

盡管非利士人普遍出現在聖經的記載中,但相對來說關於他們的資訊卻知之甚少。學者們的主要問題之一是,在佔領迦南南部沿海地區之前,他們來自哪裡。

利昂•利維(Leon Levy)亞實基倫考察隊挖掘了該遺址30年,並在最後一期的挖掘中發現了一個大型墓地,有200多人被挖掘出來。在哈佛大學的已故的勞倫斯•E•施塔格(Lawrence E. Stager)和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的丹尼爾•M•馬斯特(Daniel M. Master)的帶領下,這次考察最初將遺跡的確定年代延伸到公元前11至公元前8世紀。

正如2016年《思想家更新》(Thinker Update)中題為《解開非利士人的秘密》(Unlock the Secrets of the Philistines)(https://patternsofevidence.com/2016/08/17/unlocking-the-secrets-of-the-philistines-with-new-cemetery-discovery/)的報導,該團隊以及在其他地點的挖掘工作一起發現了許多文物,這些文物顯示了非利士人的文化獨特性,但很少有墓地可以提供更多關於他們起源地的線索。

 

非利士人是沒有文化的野蠻人嗎?



非利士人的兩色陶器(Bichrome)雙耳噴口杯(Krater),一個公元前11世紀的用於混合葡萄酒的大碗。(圖片來源:蒙莉莎•阿賈(Melissa Aja),利昂利維亞實基倫考察隊)

現代意義下「非利士人」(Philistine)這個詞彙被用來表示野蠻和不文明的人,但聖經從未以這種方式描繪他們。誠然,在以色列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聖經將非利士人描繪成他們侵略好鬥的敵人,但以色列人參孫的生活充滿了與非利士人的衝突,顯示出他是經常行事粗暴的人。非利士人的文化跡象似乎與希臘的影響有關,先知阿摩司實際上暗示與具有牧民根源的猶大人相比,非利士人具備高度文化修養。

「你們要過到甲尼察看,從那裡往大城哈馬去,又下到非利士人的迦特,看那些國比你們的國還強嗎?境界比你們的境界還寬嗎?」

—阿摩司書6:2

甲尼(Calneh)是寧錄(Nimrod)(尼姆羅德)建造的一座古城(創世記10:10),而哈馬(Hamath)是被(亞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摧毀的敘利亞(亞述)主要城市之一。(亞蘭王)哈薛(Hazael)同樣摧毀了非利士人的迦特遺址,就在阿摩司時代之前(列王紀下12:17)。這節經文中列出的城市的例子是,它們曾經是輝煌而偉大的城市,但在阿摩司時代(大約公元前750年),它們在全盛期被輕鬆打敗。

雖然大多數學者長期以來一直認為非利士人起源於愛琴海地區,理由是他們的文化和歷史遺物具備相似性,比如陶器風格,但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確定更具體的起源位置。有些人贊成來自現代土耳其沿海地區的某個起源地,其他人則贊成某處希臘島嶼,並且有古老的歷史資料來源,比如約瑟夫斯(Josephus),聲稱非利士人起源於埃及的某個地方。

 

新的非利士人DNA研究的結果

為了幫助解決爭論,最近發現的墓地允許亞實基倫考察隊提交骨骼樣品,用於DNA調查,放射性碳測定年代測試和其他測試,為了獲取更多與起源討論有關的線索。第一批結果現已發表在《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雜誌上題為《古代DNA揭示了早期鐵器時代非利士人的遺傳起源》(Ancient DNA sheds light on the genetic origins of early Iron Age Philistines)(https://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5/7/eaax0061)的論文中,並通過一份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的新聞稿(https://www.shh.mpg.de/1360247/ashkelon-philistines-feldman)得到宣佈。

該研究在新聞稿中表達的主要發現是,鐵器時代初期,一個嶄新的族群抵達了亞實基倫,而且這些非利士人早前從南歐移民過來。

新聞稿說,一個國際科學家團隊「首次檢索和分析了生活在青銅和鐵器時代(約3600—2800年前)古代港口城市亞實基倫的人們的全基因組資料。」新聞稿接著說:「研究小組發現,大約在非利士人預計抵達的時間,一個起源歐洲的血統被引入亞實基倫,這表明非利士人的祖先穿過地中海遷移而來,在鐵器時代早期到達亞實基倫。當地的黎凡特人(Levantine)【迦南人】基因庫隨後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裡稀釋了這種與歐洲人相關的遺傳成分,表明當地人口和外來人口之間的密切混合。」



非利士人嬰兒的墓地。(圖片來源:羅伯特•沃爾克(Robert Walch),利昂利維亞實基倫考察隊)

 

研究人員使用來自亞實基倫墓地的10個人的骨骼DNA,這些個體跨越青銅和鐵器時代的三個不同時期。這使他們能夠看到不同群體之間的差異。鐵器時代早期的骨骼樣本實際上是從埋在房屋地板下的嬰兒身上採集的,這在當時是習慣做法。

他們發現「所有時期的個體都是從當地的黎凡特人【迦南人】基因庫獲取他們大部分的血統,但生活在鐵器時代早期亞實基倫的個體獲取到的血統組成並不存在於他們的青銅時代的祖先中。」大多數學者將鐵器時代的初期追溯到公元前1200年左右,如果準確的話,這會把這一時期放在聖經時間軸上士師參孫的時間之前(大衛王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統治)。

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的米哈爾•費爾德曼(Michal Feldman)進一步解釋說,「這種遺傳差異是由於在青銅時代末期或鐵器時代初期在亞實基倫引入了與歐洲相關的基因流。這個時間點與非利士人到達黎凡特海岸的預估時間一致,這是根據考古和文本記錄得出的。雖然我們的系統建模表明南歐基因庫是一個貌似可靠的來源,但未來的採樣可以更準確地識別將歐洲相關血統成分引入亞實基倫的人群。」

萊昂•利維亞實基倫考察隊負責人兼考古隊隊長丹尼爾•M•馬斯特告訴《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https://www.timesofisrael.com/know-thine-enemy-dna-study-solves-ancient-riddle-of-origins-of-the-philistines/),「通過這項研究,我們終於有了直接的證據,這些證據符合並建立起非利士人起源於地中海西部的假設。」

 

聖經裡克里特島的關聯和媒體沉默

聖經至少有三段經文將非利士人與迦斐托(Caphtor)地區聯繫起來(包括列在文章頂部附近的阿摩司書9:7)。大多數聖經學者將聖經中的迦斐托地區認定為希臘的克里特島嶼,有些人也贊成是塞浦路斯(Cyprus)。

因為日子將到,要毀滅一切非利士人,剪除幫助推羅、西頓所剩下的人。原來耶和華必毀滅非利士人,就是迦斐托海島餘剩的人。

—耶利米書47:4

學者們青睞克里特島作為非利士人的大本營的一個原因是由於聖經中使用的另一個術語—基利提人(Cherethites)。基利提人在聖經中也與非利士人和希伯來聖經的希臘文七十士譯本(約公元前200年制定)聯繫在一起,以西結書和西番雅書都有將「基利提人」的名字翻譯成「克里特人」(Cretans)的段落。其他證據也指向克里特島鄰近地區的一個島嶼上。

 

研究中的克里特島聯繫和媒體沉默

令人驚訝的是,研究人員發表的論文在報告中間埋藏了一小段,直接將亞實基倫居民的DNA分析結果與克里特島聯繫起來。論文指出,「在51個測試模型中,我們發現四個合理的模型…最具支援性的模型(χ2P = 0.675)推斷,【受測試的早期鐵器時代的個體組成】從希臘青銅時代克里特島獲得約43%的血統。」



在亞實基倫的非利士人墓地挖掘骨骼遺骸。(圖片來源:蒙莉莎•阿賈,利昂利維亞實基倫考察隊)

 

如果聖經中的迦斐托真的指的是克里特島(這似乎是可能的),那麼這個DNA結果極不尋常地肯定了聖經中非利士人和克里特島之間的聯繫。的確,這些是來自一小部分個體的結果,並且需要進一步的測試以更精准地調整校正哪裡是關聯最密切的地區,但我們目前所掌握的證據最大程度地指向聖經一直以來所持的主張。

然而,從《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到《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再到以色列《國土報》(Haaretz),在這些出版物中這種關聯被完全忽視了。相反,它們報告說,DNA顯示非利士人來自南歐,或許是西班牙或薩丁島,它們甚至沒有提到DNA的最佳匹配是克里特島,也就是聖經說的非利士人的來源。當然,這種情況肯定出自一種已經滲透到許多媒體平台和學術界的反聖經心態,甚至到了反科學的程度。有關媒體偏見的另一個例子,請參閱我們的更新《DNA發現現代迦南人—並導致媒體的聖經紕漏》(DNA Discovers Modern Canaanites – And Causes a Media Bible Blunder)。(https://patternsofevidence.com/2017/08/25/dna-discovers-modern-canaanites-and-causes-a-media-bible-blunder/)

 

非利士人的歷史和年代表辯論

該研究的另一個重要方面影響了古代世界年代表的辯論,因為它與聖經有關。一些聖經經文似乎也將非利士人與迦斯路希人(Casluhim)聯繫起來,他們是迦斐托人(Caphtorim)的親戚,可能住在同一地區。這兩個群體都是埃及(Egypt)(麥西)(Mizraim)的後裔,他是挪亞的兒子含(Ham)的兒子。

麥西【埃及】生路低人、亞拿米人、利哈比人、拿弗土希人、帕斯魯細人、迦斯路希人、迦斐托人;從迦斐托出來的有非利士人。—創世記10:13—14,在歷代志上1:11—12重複

有趣的是,這種與埃及的聯繫是古代作家似乎已經掌握的資訊,這也符合埃及古物學家大衛•羅爾(David Rohl)的理論,非利士人在定居克里特島和周圍島嶼之前來自埃及。從那裡,他們派出一波又一波的征服者和移民到迦南的沿海地區。

學者們相信,非利士人是海上民族(Sea Peoples)之一,他們是一個部落聯盟,他們被認為從青銅時代到鐵器時代的過渡期間入侵了地中海東部地區的大片地區。這一毀滅性事件結束了以大量財富和國際貿易為特徵的青銅時代,並且隨著鐵器時代初期的開始使該地區陷入了蕭條。

大多數學者認為非利士人第一次與海上民族一起到達迦南,這就是大多數關於這項研究的文章反復報導這個故事的方式。然而,聖經清楚說明,他們從更早的時候就在迦南。在後期士師(如參孫)出現之前,聖經提到非利士人17次。這可以一直追溯到亞伯拉罕和以撒的時代,他們與非利士人打過很多交道。摩西在描述迦南的居民時,談到了那些早前來自迦斐托的人—這發生在約書亞帶領征服之前以及海上民族入侵開始的數百年以前。

從迦斐托出來的迦斐托人,將先前住在鄉村直到迦薩的亞衛人除滅,接著居住。—申命記2:23

這影響了電影《證據的模式:出埃及記》(Patterns of Evidence: The Exodus)(https://patternsofevidence.com/exodus-film/)中關於年代表的爭論。一些人的論點是,(由大衛•羅爾,約翰•比姆森(John Bimson)和其他人所提出的)將考古時期的時間改換幾個世紀這一選擇甚至不應該考慮在內。他們聲稱非利士人在公元前1200年左右與海上民族一起首次進入迦南,因此,將這個時期改換2—3個世紀,會使非利士人的抵達時間晚於聖經中參孫、掃羅和大衛的時代,這會使整個體系不成立。然而,這種說法與聖經的記載背道而馳,聖經記載早在海上民族到達之前非利士人就已經在迦南。

一般情況下,人們會認為碳定年法(carbon dating)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正如之前《思想家更新》關於碳定年法錯誤(https://patternsofevidence.com/2018/07/27/carbon-dating-errors-may-rewrite-the-bibles-place-in-history/)所報導的那樣,關於這些古代時期碳定年法的準確性存在嚴重問題。

 

DNA測試會挑戰聖經歷史嗎?



鐵器時代晚期非利士人墓地的埋葬地,根據碳定年法可追溯到公元前900年左右。(圖片來源:薩菲爾•阿巴約夫(Tsafrir Abayov),利昂利維考察隊)

 

那麼,在鐵器時代開始時(按標準年代劃分為公元前1200年)進入的新的人口的DNA結果是否與聖經的說法相矛盾,聖經說被稱為非利士人的人群早前已經在該地區生活了幾個世紀?不,並沒有矛盾,因為根據這項研究,克里特島DNA的不同標記再也無法在鐵器時代後期的個體遺骸中追蹤到。「在不超過兩個世紀的時間裡,在鐵器時代早期引入的這種遺傳足跡不再可被檢測到,並且似乎被當地的與黎凡特人相關的基因庫稀釋,」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的鄭仲元(Choongwon Jeong)說。

「雖然根據古代文獻,公元前一千年的亞實基倫人對他們的鄰居來說仍然是『非利士人』,但他們的基因構成的獨特性不再清晰,也許這是由於與他們周圍的黎凡特人群體通婚的結果,」馬斯特說。「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可以證明非利士人的文化發生了變化,他們的語言發生了改變,現在他們的基因特徵發生了改變,但是,在他們的鄰居看來,他們至始至終都是非利士人。」

這表明,幾個世紀以來,來自克里特島的幾波非利士人可能一直在進入迦南,並迅速與當地居民混合在一起。青銅時代的亞實基倫(Ashkelon)居民仍然可以被認為是具有獨特非利士文化的非利士人,即使他們的DNA看起來像周圍的迦南人群體。來自克里特島的新的親戚可能在鐵器時代開始時湧入。這一切都很符合聖經的記載,現在聖經的記載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更可靠的科學依據來支持它。—保持思考!

頂部圖片:在亞實基倫的非利士人墓地的挖掘(圖片來源:蒙莉莎•阿賈,利昂利維亞實基倫考察隊)

 

這篇文章翻譯自Steve Law的在線文章「PHILISTINE DNA STUDY SUPPORTS THE BIBLE」

https://patternsofevidence.com/2019/07/20/philistine-dna-study-supports-bibl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