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96

36

​作者

Bassam M. Madany

東方基督徒日益惡化的困境

巴薩姆 邁克爾 邁達尼(Bassam Michael Madany)

西方太過於全神貫注在內部問題,無暇顧及東方基督徒的困境。在美國,這個國家仍在討論2016年全國大選的結果。民主黨人無法相信他們的候選人竟然沒能當選總統!在英國,脫歐的消息佔據了新聞頭條。在歐洲大陸,右翼政黨正在獲得權力,這一跡象表明,選民不歡迎來自動蕩的阿拉伯大陸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移民浪潮。

西方政府忽視東方基督徒悲慘處境,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很高興看到BBC(英國廣播公司)在2019年5月23日的一篇報導,標題是「伊拉克基督徒『瀕臨滅絕』」。同一天,《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發表了一篇關於「中東基督徒難以忍受的未來」的報導。

以下是這兩份報告的摘錄,並附上我的評論。

據BBC報導,「伊拉克庫爾德斯坦首府埃爾比勒大主教指控英國基督教領袖未能為伊拉克正在消失的基督教社區做出足夠的保護。在倫敦所發表的慷慨激昂的講話中,巴沙爾•瓦爾達牧師表示,在經歷了1,400年的迫害之後,伊拉克的基督徒現在面臨滅絕。基督教團體從150萬左右減少到25萬。我們這些留下來的人必須準備好面對殉難。」

「大主教繼續指責英國基督教領袖在這個問題上的『政治正確』-他將未能譴責極端主義是『癌症』稱之為失敗,認為他們沒有大聲疾呼,是由於擔心被指控為伊斯蘭恐懼症。」

BBC轉向中東其他地區。

「埃及科普特人至少占該國1億多人口的10%,他們一直受到聖戰者的持續襲擊,聖戰者炸毀了他們的教堂,並試圖將他們趕出西奈半島北部。

在敘利亞,基督教少數民族主要感受到被叛軍組織中的伊斯蘭主義分子的威脅。由於阿薩德總統的軍隊現在處於優勢地位,這是一些殘酷策略的結果,敘利亞的基督徒可能會鬆一口氣。」

回到伊拉克,「“基督徒的前景依然黯淡」。瓦爾達大主教對未來做出了痛苦的結論。

「朋友們,我們可能在我們祖先的土地上面臨著我們的末日。我們承認這一點。在我們的末日之時,全世界都面臨著一個真理時刻。一個平和無辜的民族會因為他們的信仰而被迫害和消滅嗎?而且,因為不想向迫害者說出真理,在我們被滅亡這件事上,世界是否會成為幫兇?」

https://www.bbc.com/news/world-middle-east-48333923

《大西洋月刊》的報導相當長,記錄了自2004年以來伊拉克基督徒所經歷的苦難。下面的摘錄生動地描述了人們是如何被迫離開家園的,在此之前他們的祖先已經在伊拉克生活了多個世紀。

在卡拉姆勒斯西北大約56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叫奧科識(Alqosh)的小鎮,坐落在把伊拉克和土耳其分隔開來的山腳下。對於尼尼微平原的基督徒來說,奧科識是一個有著民族和宗教自豪的地方,是古代基督徒世界中傑出人物的中轉站,在重要性上這裡甚至與耶路撒冷或羅馬相提並論。

「奧科識還有另一段歷史。穿過城鎮蜿蜒的道路,有一座據說屬於那鴻(Nahum)的墳墓。那鴻是聖經中的先知,據信在公元前7世紀曾居住在該地區。不管那鴻是不是真的葬在這裡,猶太人都來這裡祈禱。這座建築是一座猶太教堂,牆壁上覆蓋著希伯來語。有一塊石頭刻著說,『這裡要作你永遠的居所。』

猶太人在奧科識生活了幾個世紀,在伊拉克生活了幾千年,盡管帶我四處參觀的牧師阿拉姆神父只是從故事中了解他們。巴比倫的塔木德(The Babylonian Talmud),是拉比猶太教的主要文本,就曾在這裡被寫下來。然後,在短短的幾年裡,猶太人消失了。在20世紀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伊拉克幾乎所有剩餘的猶太人都在巨大的政治壓力和非法暴力下被驅逐出境。

尼尼微平原的祭司們把這段歷史看作是一個警告。他們的社區也有一天會變成雜草叢生的墳墓。如果基督徒繼續離開尼尼微平原和其他類似地區,一個充滿力量的故事將會終結。在美國占主導地位的新教思維中,教會的肢體是指人所在的地方。但對於伊拉克的古代基督徒團體來說,情況並非如此。我在那裡遇到的人不斷提醒我,亞述人的文化是建立在基督教之前的。他們指著古渡槽和聚落土丘的遺跡,這是曾經繁榮於該地區的帝國的證據。

對他們來說,基督教不僅僅是一種信仰。它是對一個地方、一種語言、一個民族的依戀。分散在各個國家和大陸上的這種認同感-作為一個民族,而不僅僅是一個宗教的成員-更難維持。塔貝特對我說,確保尼尼微平原的命運至關重要,『為了保護我們的身份、遺產和語言。我們是伊拉克這片土地上最初的人民。』」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9/05/iraqi-christians-nineveh-plain/589819

英國廣播公司的報導和《大西洋月刊》的文章,對伊拉克基督徒遭受的苦難進行了令人心碎的描述,描述了一場規模宏大的當代悲劇。想想那些在伊拉克生活了幾個世紀的猶太人,他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繁榮昌盛,甚至擔任重要的政府職位,但現在他們在這個國家已經不復存在了。我們可以指出,在該地區居住了幾個世紀的大型基督教社區也有類似的情況。例如,在九世紀的阿拔斯王朝時期,基督徒通過將希臘和亞蘭語作品翻譯成阿拉伯語,在這個國家的文化生活中發揮了主導作用。相比之下,快進到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基督徒加速離開伊拉克,這是無法估量的!

作為一名成長於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的敘利亞和黎巴嫩的東方基督徒,我個人經歷了東方基督教從中東的穩步撤退。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在法國和英國勢力結束的時候,一股民族主義浪潮席捲了阿拉伯世界。常常伴隨著仇外情緒;外國公民不再受歡迎在此生活和工作。1952年7月推翻法魯克國王的政變後,這一點在埃及變得顯而易見。納賽爾上校驅逐了在這個國家生活了幾個世紀的猶太人;敘利亞和黎巴嫩基督徒的後裔,他們的祖先在19世紀定居在埃及,已經不再受歡迎!

如何解釋這種悲慘的事態呢?是什麼促使穆斯林社會轉而反對在他們中間一起生活了多個世紀的鄰居?

在這一點上,我引述一位研究生活在伊斯蘭統治下的東方基督徒困境的專家,巴葉恩(Bat Ye’or)的著作。1996年,她出版了權威著作,標題為《伊斯蘭下東方基督教的衰落:從聖戰到迪姆米特德》(The Decline of Eastern Christianity under Islam: From Jihad to Dhimmitude)。

巴葉恩在多個論壇上分享了她在這本書中包含的信息。1996年11月11日,她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就「現代中東東方基督教社區的衰落」發表講話。下面是演講的節選,對我們的主題有重要的啟發。

「然而,在伊斯蘭化的土地上,基督教人口的驟降(進程)是一種永久的趨勢,有時因具體事件而加速,有時穩定下來。但是,消亡的過程從一開始就一直存在,而且隨著過去幾個世紀時間的推移,原先組成多數的基督教人口逐漸減少為少數群體-甚至從某些地區消失。

在黎巴嫩,1841年、1842年、1845年,尤其是1860年,在基督徒被驅逐的背景下,英法之間的對抗在黎巴嫩和敘利亞激起了對基督徒的屠殺。其中2萬多名被殺,留下1萬名孤兒,7.5萬名難民,3000名婦女淪為奴隸,更不用說被迫皈依。這引發了歐洲的干預,並創造出了一個自治的黎巴嫩奧斯曼省和一個基督徒總督。

20世紀末,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動蕩不安;許多地區災難性的經濟形勢;伊斯蘭的普遍激進化;基督教的自治或世俗化夢想的失敗;還有歐洲拋棄他們的事實,導致了不斷的移民浪潮。此外,強大和自豪的黎巴嫩基督徒社區在最早受到巴解組織的攻擊後,在內戰中解體,衝突的一方是獨立的黎巴嫩遊擊隊,另一方是與基督教政治力量作鬥爭的同教派人士。

我認為以色列需要從東方基督教的悲慘經歷中學習很多東西,因為多個世紀以來,猶太人和基督徒都面臨著迪米斯的不人道處境。其次,以色列人應該反思歐洲有意識地拋棄黎巴嫩基督徒,並且一方面在道德原則,另一方面在石油及阿拉伯市場之間,有意識地拋棄了憤世嫉俗的選擇。以色列人可能會反思,外國在想要摧毀一個國家的時候,是多麼容易激發自相殘殺的衝突。過去以民主運動為目標的極端蒙昧主義勢力,現在也在侵略溫和的穆斯林,他們很少像在埃及、阿爾及利亞和其他伊斯蘭國家那樣,為捍衛受迫害的猶太人和基督徒同胞的『權利』而戰鬥。」

最後,我想再談一點個人的看法。巴葉恩提到1860年發生在敘利亞和黎巴嫩的基督徒大屠殺,引發了一個個人故事。我的外祖父雅各•湯瑪斯設法在動亂開始之前及時離開黎巴嫩,在小亞細亞的一個沿海城市找到了住處,離保羅的出生地塔爾蘇斯不遠。那是我母親瑪莎1898年出生的地方。當我們一家住在敘利亞西北部的亞曆克山大時,我陪同母親去看望她的兩個姐妹,瑪麗和漢娜,她們1934年還住在那個城市!那裡還有其他黎巴嫩人,他們的祖父母逃脫了大屠殺!在我91歲高齡的時候,我經常回想那次旅行,那次旅行讓我了解了自公元7世紀以來一直在發生的東方基督徒的悲劇!

美國聯合大學出版社,密西沙加港信貸公司,郵政信箱338號,ONL5G 4L8

附錄

巴葉恩(希伯來語,尼羅河之女)出生於埃及開羅,父母是猶太人。1952年7月的軍事政變後,埃及對猶太社區施加了更多的限制。猶太人在公共場所受到攻擊和羞辱,他們無法回應或保護自己。該社區已經在編纂其3000年歷史的最後階段。

巴葉恩在夜裡和幾乎不能走路的父母秘密離開了開羅。他們預訂了荷航的航班;他們在開羅機場被扣留了幾個小時。最後,他們動身前往阿姆斯特丹;在英國定居。在倫敦大學考古學院學習期間,葉巴特遇到了該學院的同學大衛·利特曼。他們於1959年結婚。

首先,她開始寫以阿拉伯世界猶太迫害為主題的小說。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巴葉恩對狄米思的困境進行了研究,狄米思(Dhimmis)是一個術語,在其阿拉伯語詞根中,指生活在伊斯蘭統治下的猶太人和基督徒。最終,這成為了她研究和寫作的專業領域。

下面是她的書單。


1985 “The Dhimmi: Jews and Christians under Islam, Enl. Preface by Jacques Ellul. Trans. from French by David Maisel, Paul Fenton and David Littman (Cranbury, NJ: 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 Press/ Associated University Presses & London: AUP, 1985; 5th printing, 2001) Same in French

1996 “The Decline of Eastern Christianity under Islam. From Jihad to Dhimmitude: 7th – 20th Century.” Enl. ed. Foreword by Jacques Ellul. Trans. from French by Miriam Kochan & David Littman (Cranbury, NJ: 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 Press/Associated University Presses; London: AUP, 1996; 3rd printing 2002)

1999 “The Dhimmi Factor in the Exodus of Jews from Arab Countries” (pp. 33-51), in Coll. work (ed.) Malka Hillel Shulewitz, The Forgotten Millions. The Modern Jewish Exodus from Arab Lands (London/New York: Cassell, 1999; Continuum, 2000)

2002 “Islam and Dhimmitude. Where Civilizations Collide” (Cranbury, NJ: 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 Press/Associated University Presses and Lancaster, UK: Gazelle Book Services Ltd., 2002)

這篇文章翻譯自 Bassam Michael Madany的在線文章「The Worsening Plight of Eastern Christians」

https://www.academia.edu/39397723/The_Worsening_Plight_of_Eastern_Christians

bottom of page